會員登錄 - 用戶註冊 - 網站地圖 經典美文之家
當前位置:主页 > 經典文章 > 正文

閑庭落雪

時間:2013-06-21 10:24 來源:經典網摘文章 作者:九九文章網 閱讀:
  下雪了!
  已然二十歲的我竟然欣喜的像個五六歲的孩子,依然對著世間皎潔的精靈有種異樣得感受。雪老是悄無聲息的,沒有雨的喧鬧,沒有風的淘氣。悄悄地下著,像是久在皇宮裏熏陶的公主,抑或是某個書香家世的各人閨秀,淑女的很。很快庭院便被雪女人巧手織就的素紗披掛了起來。冬的味道在即將磨滅時,卻因為這雪女人壹時的任性而加倍的濃了。春天來了,還會有這般聖潔的世界嗎?
  怕弄汙了大地的白衫,卻又忍不住留下幾個腳跡,也算是給冬天留個眷念,抑或是眷念即將逝去的冬天吧!走到庭院裏,張開雙臂,仰頭望天,任憑天地間的精靈親吻我的臉頰,心中的綁縛在這壹刻好像全部都卸下了。冰冰的,涼涼的,在我的影象裏,雪壹直就是這樣,從未變過,想必未來也是不會變得。可就是踏入雪的世界的那壹瞬間,壹個淺淺的腳跡,已難以滿意我這自覺得回到五六歲的大孩子的貪欲了。
  雪人!我竟想去堆個雪人。雪的世界裏就應該有本身的生靈,本身的種族,我這樣想。雪下得加倍的厚了,卻還未有停下來的跡象。我又造次的沖入了雪的世界裏,像是個對本身暗戀已久的女子求愛的蕩子,再也抑制不住心田的感動,要用實際動作將戀慕之意表達出來。求愛用玫瑰,戒指,我知道雪女人是不喜歡這些的。那我便與雪女人壹起在這雪的世界締造出壹個生靈來吧!
  將本就已經很厚的積雪會萃起來,讓它變得越發豐富,像農夫骨子裏的那份厚重。用鏟子削出骨幹身軀,削出棱角。那頭部,鏟子斷然是用不得的。不是欠好用,是我想與雪更親近些,或是說對雪的喜愛已讓我無懼了冬天的嚴寒。摘去手套,暴露雙手,去撫觸那苦苦相思夢遇千回的雪兒。正欲離家千日的遊子歸鄉時看到久違的妻兒,怔怔地伸手去觸及同樣滑著熱淚的臉蛋,心裏酸酸的,暖暖的。雪孩子的頭部在我經心的雕琢下不緊不慢的完成了,將其穩穩地安頓在早已成形的軀體上。找壹些小對象做五官,兩根樹枝做手臂。這雪孩子看上去已有幾分味道,這即是我與雪女人的禮品了!
  看著雪孩子,用冰冷的手指擰了壹下本身已凍得生疼的臉,卻又從心底裏笑了出來。春天催得正緊。掏脫手機,給雪孩子照了幾張相片,待到春天來時,也讓她看看這冬天裏的生命。
  雪兀自停了拂去渾身的雪花。喚出爸媽我要與這雪孩子和個影,我知道雪孩子終究不會壹直留在我身邊,今後即是她長大分開了,也好有個對象慰藉我本身。
  爸媽笑著這說我忘卻了年數。是啊,我已經二十歲,想必是愛上雪女人了吧。否則怎麽心裏牢牢呢?與雪孩子合了影,爸媽將我拉進屋裏,怕的是凍著了。我則不舍得趴在窗臺,呆呆地望著窗外雪的世界與世界裏我的雪孩子。

頂壹下
(0)
0%
踩壹下
(0)
0%
發表評論
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。